看多了盗墓笔记的电影,才知道他才是真的盗墓大王

通过adminqwh17

看多了盗墓笔记的电影,才知道他才是真的盗墓大王

2015年,解放后的最大一宗盗墓案被告破。令世人震惊的是这不是一个单独案件,而是连环作案,还是团伙作案,仅仅共犯就有225人,被公安追回的文物就有2063件,这其中还不包括这个盗墓团伙已经倒卖出去已经无法找回的。

追回的这两千多件文物至少可以拍卖出五亿多元人民币。但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文物涉及到国家文明的考古与证明,是华夏文明传承的见证。私下倒卖文物不仅仅是违法,更是对中华文明的一种摧残和磨灭。这个盗墓团伙作案次数多、倒卖文物数量不计。

他们要是拿着这个手艺参加正当考古,那必然是大功一件,但谁也想不通“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公审当天,记者们纷纷架起摄像机对准这群盗墓人,最惹人注目是这伙盗墓人的“老大”。

据说,他的手艺是祖传的,被警察逮捕时,他已经盗墓三十年了,但令警察不解的是,这个人账户里居然一毛钱也没有!

审判以死缓为结局,临死前,他突然对警察说,已经找到了秦始皇陵入口。

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为何临死前忽然对警察讲这句话?他盗墓三十年,为何账号上一分钱也没有?

这就要从他本人的传奇经历中去找答案了。

身怀绝技,奈何成为盗墓贼

这位所谓的“关外第一高手”,盗墓团伙的“老大”,名叫姚玉忠。这个名字起得好,他父亲对他也是满怀希望,并不一定想看到他走上盗墓这条不归路的吧。

姚玉忠

姚玉忠出生于六十年代,小学毕业后就没上学了。他是内蒙古人,从小在大草原上奔腾。村里人说,姚玉忠家里很穷很穷,他的父母生了七个孩子,有儿有女,姚玉忠是第三个出生的。

姚玉忠的母亲因为营养不良,一口奶都没喂过姚玉忠。姚玉忠兄弟姐妹七个都是吃高粱米长大的。

根据村里人说的分析,姚玉忠的父亲应该不是祖传的盗墓高手,否则一家人不至于如此穷困潦倒吃不饱饭。记者采访了姚玉忠的家里人,得知,他们的父亲是篾匠,是个本分的庄稼人。姚玉忠的盗墓技能并不是祖传的,应该是“半路出家”。

也许是因为过惯了苦日子,总是吃不饱,姚玉忠从小就想着挣大钱过上好日子。这是一个美好的心愿,只是他获取美好生活的手法违背法律。

姚玉忠小小年纪跟着父亲学编筐 ,编好了拿去换钱。还卖过羊绒一类的,后来又去了砖窑打工。但凡是当时感觉能赚到钱的营生,姚玉忠都愿意去尝试。只是这几个办法都没有让他赚到大钱,姚玉忠也不气馁,天天钻营。

姚玉忠在赚钱的营生方面花了很多心思,但没有交好运。只是他这个人喜爱阅读。

他尤其喜欢读《易经》和风水类的书籍,读书学习这段时间里,家里人没有怎么关注他。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姚玉忠结婚了,婚后,他和兄弟们分了家,各过各的生活去了。从这之后,家里人对姚玉忠的发展不是很了解。姚玉忠太忙,忙着发财,很少和家里人聚在一起谈心。

网络传言,都说姚玉忠的父亲把祖传的盗墓本领教给了他。都说姚玉忠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但这类说法并未统一。对于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外人很难判断真假,因为人是会说谎的。

也许姚玉忠家传真的是盗墓本领,但可能他入狱之后备受关注,他家里人不想受到指指点点或者牵连干脆说姚玉忠是“半路出家,自学成才”也有可能。也许姚玉忠混迹盗墓界的时候,为了增加自己的名气与权威,瞎说自己是祖传的本领来夸大自己的本事也有可能。毕竟,说祖传,更能令同行信服。

因而,网上的传言未必是假,也不能说是真的,真真假假,反正分不清楚。

村民们说姚玉忠自从结婚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从衣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他以前穿着朴素的衣服,但婚后再回来却穿着中山装或者长褂,还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文化人和样子。讲话也和以前不同了,开口“风水宝地”,闭口“六十四卦”,头头是道。虽然大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能感觉到姚玉忠“脱胎换骨”了。

姚玉忠家乡那一片,是红山文化的分布地。大家猜测,姚玉忠可能是偶尔接触了什么人或者什么新闻考古类的知识,从而走上了盗墓的道路。

红山文化的分布特点是遗址不深,挖不到一米就可以挖到文物,倘若是那个时代的有心人找到地点去挖,这和捡钱没什么区别。

姚玉忠看书学习是配合实地考察一起的,他根据所学判断古墓分布的方位去探查。最常去的是山上,而且一去就是一天。他渐渐学会了看天象,根据星斗的位置判断墓穴的位置。

姚玉忠还自制了一种探测工具“扎子”,这个工具比洛阳铲的实用性、精确性更高。“扎子”扎进土里之后,扎尖的颜色会发生变化,姚玉忠可以通过不同的颜色辨别这一片地下是否有古墓。

姚玉忠在金钱的引诱下,走上了盗墓的不归路。他一般只带着扎子和一把强光手电在夜间盗墓,还带着镐头和铁锹。

姚玉忠比较“奸诈”的一点是他盗墓之后,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现这块地被翻腾过,会在这块地上撒一堆草籽。不花什么功夫,也不用多长时间,这块地上就会长出一片“青青草原”。成堆野草的覆盖可以遮掩被翻腾过的痕迹,掩人耳目,偷天换日。

并且他作案的时间点也卡得“相当好”,六月到十月份,是花草树木长势喜人欣欣向荣的季节,此时翻腾古墓,很能掩人耳目。

他盗墓有个特点就是执着,有些古墓里面的东西多,一晚上挖不完,他就分好几天夜间去,不挖干净不换地方。

姚玉忠盗墓团伙的被抓之路

姚玉忠把挖出来的文物拿去倒卖,而且保证是真品,渐渐地,他手里有了很多钱,出手也阔绰。姚玉忠这个人吧,骤然发了财,那是不懂“财不外露”的真理的。你要让他“闷声发大财”,那他浑身难受。村里人看他花钱越来越大,而且穿衣打扮和吃穿用度都很奢侈,当然有想赚大钱的人去套近乎,想跟他一起做大做强。这其中就包括五个村里人和姚玉忠的弟弟姚玉飞。

这些人的加入让姚玉忠很开心,要知道他也正想发展团伙一起盗墓。他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而且两天盗墓一次,尤其是晚上挖来挖去,总觉得做大做强会赚得更多。尤其是他弟弟姚玉飞,一家人嘛,跟在他身边,他自然很开心。有钱一起赚,打虎亲兄弟。

姚玉忠倒卖文物越来越多,他的团队也越来越大,导致一些同行都挖不到文物,从而只能将假的文物当做真的卖给客户。

姚玉忠团队仅仅在一年内就盗墓两百多次,但是姚玉忠这个人并不得人心。他的团伙对他多有不满,不满的唯一原因就是分赃不均。

姚玉忠的盗墓本领那是数一数二,但是他也仗着这一身本领欺负团队里的人。每次大家一起合作挖墓,到了最关键部位,他就让其他人回避。这么做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究竟挖出了多少文物以及具体挖的是什么文物,如此一来,他拿去销赃也就可以随心所欲。他对团队里的其他人随便说个钱数,其他人即使想对账,那也对不了。虽然大家盗墓依仗的是姚玉忠,但他如此自私自利贪心不足,大家都很不满。

据说,姚玉忠后来之所以被警察轻易盯上,就是因为团队里有人对姚玉忠分赃不均十分不满,出于报复心理,给警察提供了关键线索。

就连姚玉忠的亲弟弟姚玉飞都看不下去了。姚玉飞为此和姚玉忠起过多次争执,但是两个人没有谈拢。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亲兄弟因为分赃问题“桥归桥,路归路”,姚玉飞觉得他把哥哥的盗墓本领也学得差不多了,可以单打独斗了,何必留下来吃力不讨好还受气?

于是自立门户,又找了一个搭档一起盗墓。姚玉飞负责盗墓,搭档冯某负责开古玩店光明正大倒卖文物。

姚玉忠也没说什么,他个人不觉得自己在分赃这方面有什么错,他真心觉得团队里那些人根本不足以成事儿。

姚玉忠的想法按说也没错,只是他可能不太懂团队运作和人心。挡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大家是因为钱聚在一起的,也会因为钱而闹矛盾。内部一旦爆发矛盾,很容易会“全军覆没”。

但是姚玉忠这个人就这样了,他在带领团队方面就是不开窍,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姚玉忠分赃不赃和嗜钱如命可能与他热衷赌博有关。他有钱了就去赌博,出手豪爽,但几乎十赌九输。可是姚玉忠不在乎啊,他来钱太快,而且觉得生财之路不会被堵上,相当于守着一个聚宝盆。所以他赌博的时候下注很大,最少一笔也是几十万,常数是几百万,最多一次输了上千万元人民币。

他手里往往没有拿那么多现金,银行账户上也没有多少钱。那怎么办呢?直接拿文物去抵债,他这么做,赌场老板是很开心的。姚玉忠拿文物抵债的时候往往是按照市场价折中一半之后抵押的,赌场老板乐开了花,大赚特赚。

人一旦沉迷上赌博,是很难戒掉的。而且姚玉忠本人除了盗墓之外没有其他爱好,他也没有很高的觉悟。

姚玉忠沉迷赌博到什么程度?熟悉他的人都说,只要他看到赌桌,甭管是在地下独裁,还是在村里,他一定坐下来跟人豪赌。赌到他身上的钱都输光了只能拿文物抵债为止。

以至于村里的好心人还劝过姚玉忠,让他爱惜钱财,赌博是恶习,最好戒掉。但可惜啊,姚玉忠是听不进去的。他觉得自己难得有一个爱好,虽然是恶习吧,他心里也清楚,但他就是要放纵自己。他觉得有钱不挥霍那赚钱干什么?他赚钱又是为了给村民补桥修路,也不是为了捐钱给希望小学,他就是为了自己挥霍无度啊。

姚玉忠平时也不喜欢和人交流,包括团队里的人。他很孤僻,除了沉迷赌博和盗墓就是学习风水那类学问。

姚玉忠挖了那么多古墓,早晚是会被发现的。毕竟考古学家们也没闲着嘛,他能挖到的地方,考古学家也会去。考古学家挖着挖着,发现那一大片古墓都被挖过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被盗墓贼“光顾”了。他们把这个严峻的现实状况报告给了公安局,为了保护文物,公安局非常重视这个案件。

警察在追踪丢失的文物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倍姚玉忠抵押给赌场的那些文物,顺藤摸瓜,加上姚玉忠团队里有人给警察提供线索。警察很快就把目光锁定在了姚玉忠身上。

在姚玉忠生日那一天,他又去山上踩点。被提前等在这里的警察一把抓住。被逮捕后,警察搜查了姚玉忠的住宅和儿子的住宅,发现了很多价值连城的古文物。姚玉忠老家老院子里的一口枯井里都埋了好多文物。

追查过程中,警察不禁倒吸一口气,他们追查到至少两千多件文物被姚玉忠的盗墓团队倒卖了。警察费了很大功夫追回这部分文物,这只是在国内被倒腾的。而那些卖到国外的以及下落不明的,就无从得知了。

警察审问姚玉忠的过程中,姚玉忠多次炫耀自己盗墓的事迹,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些违法行为对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这种人,已经不可救药了。

姚玉忠始终意识不到自己干的是违法的事儿而且意识不到他们这种行为对民族文明的伤害性有多大。如果他加入正当的考古队伍,考古学家干的是合理合法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事情。姚玉忠呢,倒卖中国的古文物,很多流向国外,以后都不一定能被追回来了。这对我们的文明就是一种巨大的破坏和损失。姚玉忠和考古学家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一个人如果走上歧https://www.qwhtt.top/途干的是坏事,就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

经过警察的审问调查,他们把姚玉忠这伙盗墓贼“一网打尽”,没想到这个团伙有225人居多。按理说,姚玉忠藏有这么多文物而且盗墓多年应该存了很多钱,尽管沉迷赌博热衷挥霍,但也会留下一点钱吧。谁能想到他的银行卡账户上一毛钱也没有,警察也是一头雾水。也许以姚玉忠的挥霍习惯和赌博恶习,他早把钱财都花完了。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姚玉忠私藏的文物和倒卖的文物就超过五个亿,他的身家都押在文物上面了。

经过追查,警察还发现姚玉忠还犯了其他罪。除了盗墓之外,他还涉及绑架勒索抢劫。他曾经伙同其他人在2014年抢劫绑架过冯某,把冯某绑架到一个废弃矿产,逼冯某说出红山文化玉器的下落,不说那就死路一条,直接活埋。冯某被逼无奈只能遂了姚玉忠的心愿,把玉器文物的下落都讲了。

公审时,姚玉忠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但缓期两年执行。姚玉忠面对法庭的判决,没有丝毫悔悟之心。反而对警察说:“我还盗过秦始皇陵呢,都找到入口了。”

警察也不晓得姚玉忠此言是想表达什么,是想显摆自己的盗墓本领还是想提供线索。直到最后,姚玉忠也不明白自己犯的是什么罪。

可能很多人不了解考古的意义究竟是为何,对于华夏文明,这个唯一延续至今的文明古国而且不存在弄虚作假并且能经得起检验考古的真实传承的文明而言。考古不是为了挖掘那些所谓的文物,而是为了清理这些文物和遗址后面的文明的发展脉络以及文明传承的证明。

通过出土的古代文物和遗址,可以修正一些史书记载的错误而且找到华夏文明的源头。这几年备受关注的三星堆文明考古就发现了很多文明的传承密码。

曾经有国家在鸦片战争后编造过一些被殖民国家的历史,但唯独无法对中华文明下手,因为中华文明的传承没有断代,我们的史书和文物是能连接上的,而且越考古越能发现更古老的文明痕迹。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个人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一个民族要面对的问题。

中国的考古学家试图还原我们的文化,理清华夏文明的脉络,他们其实是民族文明的守卫者。虽然他们不像战士们一样跑到前线保家卫国,但在文明这个领域,他们同样是在保家卫国。在https://www.qwhtt.top/文明战争这个领域,中国没有像某些国家那样被忽悠得连老祖宗是谁都不知道被人趁虚而入,是得益于从古至今守护文化的那一批中国人,是他们让那些有心人无处下手。

姚玉忠这类人擅长盗墓,但是他们用错了道,做的都是盗取华夏文明磨灭中华文明记忆的事情。那些流入海外的文物可能再也回不来,这对我们民族的文明是一种巨大的不可逆的伤害。

关于作者

adminqwh17 administrator